年轮

感情的世界里 我们都不能太过依赖

作者:梦雪    来源: 都市发现 2019-08-19

曾一度追过张爱玲的文字,沉迷于她营造的感情空间,很长时间不能自拔,心中常常爱恨交加,有时爱极了,倾刻又恨极。以至事隔多年,直至如今,竟还清晰记得她在...

        曾一度追过张爱玲的文字,沉迷于她营造的感情空间,很长时间不能自拔,心中常常爱恨交加,有时爱极了,倾刻又恨极。以至事隔多年,直至如今,竟还清晰记得她在《留情》中写道: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,声色犬马的红尘只是一枕槐安。或她在《爱》中写道:于千万人之中,遇见你要遇见的人。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迟一步,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:“哦,你也在这里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要你知道,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,不管在什么时候,不管在什么地方,反正你知道,总有这么个人。”常听到伤心的人哭泣时,有人在身边劝慰,可似乎哭泣的人,却依然深深绝望,只因为,那个爱着的人,已将成陌路。我不知道,如果那个遭遇感情变故的人换成劝慰的人,是否还能这样想?
        嗯,没错,我也曾是这个哭泣的人,甚至,绝望到怀疑人生,身边的友人也曾一遍遍这样劝慰,可惜。如果情感和岁月也能轻轻撕碎,扔到海中,那么,我愿意从此就在海底沉默。你的言语,我爱听,却不懂得,我的沉默,你愿见,却不明白。张爱玲的文字,我一直记得。
        你看,湛蓝的天空,留下声声叹息。多少人都明白的事情,却依然走不出感情的伤残,任性地陷在暮霭里沉沉哀鸣,卑微了曾经,轻视了承诺。以至几年后,都不敢再言爱,以为自己再也没有了爱,再也不会爱,殊不知,爱情除了甜蜜和欢笑,还有心痛和眼泪,也会留下奔波的伤痕。假如相爱的彼此,没有了爱的感觉,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尊严踩到尘埃?
       “三生华发,一生牵挂,我们终究不是童话,与你,只是我倾情一生错过的漫画。”向来泪浅的我,看到这样的文字,瞬时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活在万丈红尘中,却一场又一场地与人相逢。无缘的,擦肩而过,有缘的,相偕走完一段路,下一个路口,挥臂再见。于是,我们继续前行,一路上,又有人结伴,又与人分开,来来往往中,走到终点时,陪伴自己的,终究还是自己一个人。爱人如此,亲人也如此,没有人会陪你走到终点。
       龙应台在《不必追》中写道: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读着这些文字,悲伤的情绪一直伴随,回忆世去的亲人,眼泪也叭叭落下。
        我是婆婆姥姥一手带大的,是他们一路呵护我成长,当他们离去的时候,我却不在他们的身边,甚至都不敢回到他们身边最后看他们一眼。得知他们去世的消息,我依然笑着与人交谈,只是轻轻告诉身边的友人,这个世上最爱我的人走了,他们都走了,丢下我一个人在这个世上,我要怎么办呢?我一遍遍笑着问身边的友人们,今后,我要怎么办呢?
       友人们哭了,而我,依然笑着,只是笑着的时候,比哭还让人难受。后来,友人们告诉我说,她们在那一刻,在我眼中看到的是无尽的灰暗冰凉和幽深绝望。
       龙应台说,不必追。没有哪一个人,会陪你走到终点,无论是爱你的人还是你爱的人,终究是要离开的。
       还好,这个世上,终有一样东西,是会永远陪着我的。一直庆幸,有阅读的习惯,于是,飘着墨香的书本,在我身边不离不弃,无论身处何方,虽然,为书中的文字,常心痛,常泪落。依然,欣喜和执爱。
       于是,也喜在夜深人静之时,倚一盏昏黄,掬一室清香,与那些摇曳的精灵轻声细语,随她们飘然起舞,在文字的天空中,轻舞飞扬,浅笑成歌。
       (本站特约作家梦雪,曾经的中国新闻记者,现今在美国的普通留学生,一个行走在路上的小女人,追求简单纯粹的生活。出版了散文集《落花人独立》,小说《军嫂离婚日记》。欢迎关注公众号:梦雪微记)



 

本站原创或作者授权发布的文章,未经本站或作者允许,请勿转载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相关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本站图文有涉及侵权问题,请及时联系本站处理,联系QQ:22674412。

相关文章
  • 都市女性命运流转 跳脱槽臼成摩登时尚

    都市女性命运流转 跳脱槽臼成摩登时尚

  • 我们要的爱情,犹如古早味那样单纯让人

    我们要的爱情,犹如古早味那样单纯让人

  • 我心疼你的身体 但我更心疼我的感情

    我心疼你的身体 但我更心疼我的感情

  • 灭绝师太亦舒:闺蜜的男人不能碰

    灭绝师太亦舒:闺蜜的男人不能碰